新跑狗 > 新跑狗 > 正文

                     说不出再见芳村花鸟鱼虫市场的往日时光天天好

更新时间:2019-11-09

  芳村花鸟鱼虫市场违章建筑开拆的消息传出,南都记者在现场拍到一份张贴在墙上的《郑重提醒》。

  6月23日,广州荔湾区芳村花地湾广信资产包地块。航拍拆迁前的芳村花鸟鱼虫市场全貌。

  从地铁花地湾站的C口、D口出来,走几步便看到了“越和花鸟鱼艺大世界”老旧的牌子,复行数十步,花鸟市场大大的指示牌提醒你不同区域的入口位置。

  平日里,很多老广喜欢来这里买盆景、工艺品,不买也可常来逛一逛。这里是孩子们的乐园,花十块钱买几条小金鱼,放进透明的塑料袋子里,老板给充上气,是几代人印象里不可忘却的快乐。老人们给自己养的金鱼添几个伙伴,家长们陪孩子过个周末,白领们想买盆花装饰下书桌,在这里你能感受到浓浓的烟火气,你能看到广州街坊最平凡的生活,这里有老广们的集体记忆。

  芳村花鸟鱼虫世界,一个即将成为过去的所在。6月中,承载着老广共同回忆、位于广州芳村花地湾的花鸟鱼虫世界已经正式开拆,当然,拆的是属于违建部分的建筑,市场内合法签约的商铺暂时还没有搬迁。

  虽然花鸟鱼虫市场不是立即搬迁,但这也意味着地块上越和花鸟鱼虫市场的搬迁又往前推了一步,花地湾地块即将进入开发阶段。

  形成于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越和花鸟鱼虫市场,2001年正式开业,至今已有19年的历史。经过不到20年的规范和管理,越和发展成具有悠久历史的花鸟、鱼虫、园艺、家居工艺品行业的专业市场。

  过去广州的花市、鱼市、鸟市相对分散,有几个较为著名的集市散布在广州不同的地方。较为著名的是清平路和清平农贸市场附近的清平路鱼市;越秀区大南路与惠福东路之间的书坊街被称为“金鱼街”;流花湖的湖边鸟市常有市民闲逛,人民公园的中心亭和文化公园的鸡蛋花树下斗鸟地,是人们消闲娱乐的地方。

  但是近期来越和花鸟市场的人都明显感觉,现在这里确实不像以前那般热闹了。有档主表示,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开发商计划先清退违建地块的商户,而越和市场整体租约到期后也会启动搬迁。

  “当初因为免租搬来 做过5种生意”老徐,47岁,档口10m2,花、世界名木、园艺资材、花盆、木艺都卖过

  记者见到徐勇的时候,他正坐在他的小档口里养神,身后是各式各样的木艺。河北大叔徐勇今年47岁,来广州已经20年了。“我2000年就来到广州,来广州就卖兰花。刚开始没多少钱,我跟另一个伙伴就睡在桥洞底下。”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徐说起创业的辛苦,不由得直摇头。

  刚到广州,老徐在天河区兴民路摆了露天摊铺,卖兰花,每月租金花销大约几百元。而他来芳村,纯粹是因为免租。

  “听说这边不要租金,我就每周六周日过来在这边摆摊。”芳村花鸟鱼虫市场刚兴建的时候,老徐觉得这里没啥前景。但是唯一一个好处是,当时市场方为了吸引店家入驻,免去了档口的租金,这吸引力就很巨大了。他决定关掉兴民路的摊铺,从此驻扎芳村花鸟鱼虫市场,一眨眼就是2019年。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2000年来的。”老徐一路伴随芳村花鸟鱼虫市场的兴衰变迁。他回忆说,花鸟市场刚起步,刚开始只有鱼市,慢慢扩建了其他的花市、木艺其他区,“现在你站的这个档口以前就是个酒馆儿”。随着越和花鸟鱼虫市场逐渐成熟,产业聚集吸引商家入驻。游客日益增多,档口的租金也水涨船高。“到2014、2015年那会儿生意最好的时候,越和花鸟市场被评为是八大‘广州市一日游景点’之一啊,各种旅游团都来参观。”那是最辉煌的岁月,顾客多生意好,他的年收入能有六七十万元。“现在不行了,现在一年能收入几万元就不错了,有时候还亏损。”

  从27岁到47岁,老徐就在这不到10平方米的小档口经营。“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是卖花,花卖不下去,我就做世界名木,做不下去我就做园艺资材,后来做花盆生意,到现在的木艺,就在这个档口,十几年我做了5种生意,就没离开过这个市场。”

  花鸟市场搬迁的事情老徐早有耳闻,对此他也有自己的见解:“搬迁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合同也到期了。我这个年纪,还能折腾吗?那我也不知道。”

  “那时候大巴拉来很多香港游客,很漂亮的香港小姐来参观,有些人会买,小棵的花草他们都会拿回去。”罗姐说起花鸟市场生意兴旺时候的香港旅游团,她指给记者看当时的大巴停车的位置。

  罗姐在越和花鸟鱼虫市场边,临街开了一家盆栽档口,名叫兴记园林。各式各样的盆栽,郁郁葱葱,挤满了不大的空间,头上垂下缠绕的藤蔓,地上摆满了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盆栽。罗姐就站在一角,招呼来来往往客人。“这个花不要多浇水,给你一些土记得换一下。”她交待客人要注意的细节。

  “这个市场有多少年,我这个店就多少年了,快有20年了吧。”2000年,从她来到市场开始,浇水、换土、修剪的工作她天天做,各种植物的习性她记得清清楚楚。“这些花花草草,都是我自己在照看,都是自己浇水。”

  刚开始来到这个市场,像大部分刚开业的店家一样,罗姐的生意很艰难。“慢慢一两年以后生意开始起步,后来越做越好,七八年前生意最好,到了现在又不行了。”她喜欢回忆芳村花鸟鱼虫世界最辉煌的时候,游人如织,大巴把各个旅游团的游客送到这里。“每到周六周日,都是一家老小拖家带口地过来,爷爷领着孙子的那种,小孩放假,带上老人,来这边看看,来这不比去公园强?小动物都能看。”罗姐告诉记者。

  提到搬迁说起未来,罗姐有些迷惘,她告诉记者:“真的要搬的话,这里的店铺就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以后能不能做得来也不知道,这里都做开了,搬到别的地方去很难,市场不成熟,维持不了。”

  “蜘蛛、甲虫,我们爱的这里都有”张可,广美附中高中生,养蜘蛛,来花鸟市场写生

  张可和她的朋友正从芳村花鸟鱼虫市场出来前去坐地铁,她们抱着画夹,手里提着宠物饲料,天气炎热,张可手里还拿着小型风扇。她是广美附中的一名高中生,专门来到这里写生。对她来说,找到一个充满生机与市井气的地方并不容易。“我来这边画动物、花鸟,还有人。店主和动物,还有顾客,我都会画。”张可告诉记者:“这个店家真的很好,我坐在他家店门口,画了一个小时,他都没有赶我走。”

  两年前,张可因为上学的原因才来到广州。正值最张扬的年龄,她喜欢的宠物也很特别。“我什么宠物都喜欢,猫猫狗狗我喜欢,蜘蛛我也喜欢,可是猫猫狗狗我妈不让我养,蜘蛛她不敢动。”虽然张可的妈妈并不赞成她饲养宠物,但张可养蜘蛛也3月有余,她平时会来越和给蜘蛛买面包虫和其他的饲料。“有些东西网购是很方便的,可是很多活物在网上买,运过来就死掉了,而且我过来越和很方便,坐半小时地铁就到了。”

  到了中午12点后,天气越来越热,可花鸟市场里闲逛的市民并没有减少。梁文聪和冯彦淇俯身在宠物店的笼子旁,逗弄小狗。他们是附近金道中学的初二学生,上午下课后坐一站公交车,到花鸟市场,下午上课之前赶回去。“他想来买甲虫,因为他想看甲虫打架!”冯彦淇告诉记者。

  他们中午常来越和花鸟市场逛,课间休息的时间并不长,越和离他们学校近,是打发时间的好去处。冯彦淇告诉记者:“我五年级的时候就知道这里了,爸妈经常带我来,我家现在养宠物,它的饲料、宠物用品都是从这儿买的。”现在,冯彦淇更多的是跟同学过来,功课渐忙,他们只能抽空来花鸟市场转,花鸟市场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学习之余放松休闲的空间。

  对于他们更为年轻的这一代人,伴随他们长大的更多的是电子游戏和手机,他们处在周围事物高速变幻的时代,他们对越和花鸟鱼虫市场搬迁并没有太意外和留恋,对冯彦淇来说,除了花鸟市场,他还有“大把的地方可以去”。

  “我来这里遛遛鸟儿,解解闷儿”李大爷,69岁,家在花湾路,经常来这边遛鸟

  今年69岁的李大爷在一家卖鸟笼的店前停下了,他手里提着一个鸟笼,鸟笼里有一只鹦鹉。他想给自己的鹦鹉换一个新鸟笼。“这个多少钱?”李大爷提起一个木制的鸟笼问店家,“35块”。李大爷听了,指着他手里的这个鸟笼说“这个才20多块钱”。

  家住花湾路翠竹苑的李大爷,经常来花鸟市场这边遛鸟。“这个花鸟市场我常来,以前家不住这儿,退了休后才搬来。我喜欢逛花鸟市场,我也没啥乐趣,就喜欢逗逗鸟。”李大爷指着他的鹦鹉跟记者说:“它就是在这儿领的。”

  李大爷跟花鸟鱼虫市场已经有七八年的交情了。他最喜欢来雀鸟区溜达,店家也都认识他,他见店家不忙,也会上前跟店家说说话,看看鸟。“有时候我老伴也过来,她喜欢看看花花草草,有时候也带孙子来,孙子上初中了,平时上学也忙。”李大爷一双儿女,平时工作忙,陪李大爷说说话的时候不多。“我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就跟它说说话,或者来这儿溜达,比在家闷着好,活动活动也很好。”

  李大爷告诉记者,其实养鸟也不容易。“最开始养过几只画眉,喂食的时候没注意,喂的菜叶坏了,没过几天几只鸟都拉稀死了。”李大爷说起来颇为心疼,后来李大爷再没有养过画眉。随着来花鸟市场的次数越来越多,认识了一些店家和鸟友,慢慢有了自己的经验,李大爷才真正感受到了鸟儿带来的乐趣。

  “前几年,来这儿玩儿的人多,也热闹,卖鸟的也比现在多一些。那个时候我来得比现在勤,现在不行,我岁数大点儿,我来得也少点儿了。”李大爷回想起以前的花鸟市场,给记者比画着“那儿以前卖八哥,我以前一只八哥就是在那儿买的,现在那家不卖了”。李大爷边走边说,“我听说了这要搬,搬得不远的话我还能去,搬得远的话我也不方便去了,这儿有这么个市场挺好的。”

  2017年6月,万科耗资551亿元拿下广信资产包,其中包括荔湾区花地湾地块的1500亩,越和花鸟鱼艺大世界也包含在内。合约到期时,花鸟鱼虫世界将成为历史,也是尘埃落定之事。对此,越和花鸟市场负责人,并未明确回复。

  在社交网络上,有广州人这样说,芳村花鸟市场拆迁,红专厂改造,东站宜家搬家,这是长大了么?

  对于许多广州人来说,芳村花鸟鱼虫世界承载了许多人对于广州的记忆,孩子们对于自己第一条金鱼的记忆或是阿姨们窗台上摆放了几年的四季春,都打上了这个花鸟市场的烙印。城市建设的步伐匆匆向前,老旧的建筑和标志需要拆掉重建,但是关于市民们在这个市场获得的乐趣却一直留存下来。

  随着芳村的花鸟鱼虫市场(主要包括越和花鸟鱼艺大世界及周边商圈)的发展演进,过去的这些散市逐渐消失在年青一代广州人的认知当中。而以越和花鸟鱼艺大世界为主的综合型市场的形成,逐渐成为广州市鱼、鸟文化的中心,越和花鸟鱼虫市场也成为广州人心中的地标之一。而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地标也将成为记忆。

  此前,南都记者走访越和花鸟鱼虫市场获悉,主体部分至少经营到明年9月,此前拆除的是越和花鸟鱼虫市场后喜鹊路西边的数十个养鲤场和花场,花鸟鱼虫市场在喜鹊路上的50多家宠物店也将于8月拆除。

  6月下旬一个下午,南都记者走出花地湾地铁站出口,步入越和花鸟鱼虫市场时发现,市场内的各区域的商铺依旧正常营业,没有要结业或者清拆的迹象。而在售卖宠物店铺聚集的喜鹊路上,记者发现这里人气大不如前,不少店铺没有开门,还在开门做生意的店铺也很冷清,原来位于宠物店与马路人行道中间的绿植区已被清空,显得很空旷,仍有少数几个摊贩在店铺前的空地上摆放着少数几棵植物做着最后清货的努力。

  记者看到其中一间宠物店贴出了英短清货400元一只的广告,于是走进去了解。据店主介绍,他的店将于8月拆除,所以店内的名种猫均要打折出售,本来至少1800元一只的3个月大的健康英国短毛猫,如今只要800元就能带走。

  在喜鹊路上这排宠物店铺的后面,原来在这里的几十家养鲤场和一些花场已经被拆除。在其中一些拆了一半的大棚的门口,记者看到墙上仍贴着广东省信托房产开发公司的清退提醒。据现场保安介绍,这个片区的清拆上个星期就已经开始,几天内就会陆续被拆完。在拆空的废墟上,一家叫做“然之有鲤”的养鲤场,里面30多个鱼池,有的鱼池里仍养着锦鲤。据养鲤场的老板介绍,他们也接到了清拆通知,因为池子里还有鱼还没运走,所以暂时没被拆。据介绍,由于越和花鸟鱼虫市场的观赏鱼销售名声在外,有一段时间甚至是东南亚最大的观赏鱼销售市场,于是近年来在市场后面的这块地上就陆续出现了几十家养鲤场和养龟场,前店后场,他们也已经开了近十年。“生意做了这么久,很难找到人气能和这里比的地方了。”

  此前,越和花鸟鱼虫市场管理方相关人士表示,越和花鸟鱼虫市场主体部分正常营业,喜鹊路西段绿化带6月份拆,目前只是拆迁很少一部分,此外,市场53个宠物店8月底拆,其他部分要留到明年才有定论。“我们和广信房地产公司签约是到明年9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